清光宛若喷泉,不断倾泻而上,又涟漪开来,在黑暗深沉的空旷里显得尤为显眼,仿佛能遍及这无垠浩瀚。

  身为上古天庭排得上号的大神,“九天玄女”流罗对此并不陌生,神情露出凝重,低语出声道:“建木……”

  建木应道而生,上下通根源,左右接万界,乃仙界九重天的骨架与支撑。

  说话的同时,她眼角余光打量着赵富贵手中的大道之树,虽然一直有所耳闻,但今朝恰逢其会,才真正感觉到它与建木的形似意尽之处。

  当前的反应是两者间的共鸣?

  因着大道之树能吸收建木,吞噬仙界种种特殊,赵富贵对眼前的异景只是略微惊诧便恢复了正常,心里冒出诸多漫无边际、异想天开的念头。

  此界为九重天最上层,近道之所,也是建木最顶端,不知它会否于此结出果实?

  而结出的果实又有何神异?

  扶桑古树不知何人所植,仿效大道之树,并以昊天上帝与东皇太一的鲜血为养分,经过上个纪元破灭的“浇灌”,于本纪元初诞生,仿佛要取代建木,它结出的两枚果实里,一枚是青帝真身,一枚助青帝证道,由此及彼,建木若有果实,该是何等的珍贵!

  与自家大道之树产生共鸣的又是建木哪个部位,不怕被消融吸收吗?

  念头纷呈间,赵富贵听到流罗叹了口气:

  “事情麻烦了,原本可以神不知鬼不觉靠近,如今得面对其他大神通者的抢夺了。”

  这应当便是昔年彼岸大人物和今朝青帝留下的残羹剩水吧?

  她话刚说完,就见赵富贵纵身而起,跃出了北斗帝车,哈哈大笑道:

  “麻烦得好!”

  大笑声中,他脚下升起筋斗之云,身化一道遁光,直奔“清泉喷涌”的地方。

  此界之内,彼岸亦难以无处不在,何况大神通者,而光论遁速,仅是为了巡游的北斗帝车又哪里比得上赵富贵本身?

  先前不知目的何在,所去何方,必须依靠北斗指向,如今距离拉近,共鸣出现,已是照亮了道路!

  这般想法在流罗心头一闪而过,已是做出了决断,化作一缕氤氲玄光,以破开虚暗的气势,紧随赵富贵飞遁向似近实远的深处。

  赵洛之前说得很对,困难都还未出现就自行退走,凭什么争取机缘,争取末劫里的一线生机?

  两道遁光一前一后,愈发靠近清光,已隐约能见一株摇曳着枝叶,无法用颜色描述的巨树,它耸立于虚无里,其下绵长,不知延伸到了何方,根本看不到根系,而枝干伸展,不见尽头,仿佛在托着这片仙域,每一片枝叶不再蕴含着一方宇宙,银河星云,自成世界,反倒各具着颜色,或赤红如火,或幽黑似水,有紫电凝聚,或青碧蓬勃,像是不同虚幻大道的凝结,最顶端则朦朦胧胧,如化混沌,不知勾连了哪里。

  这株巨树如今已染上了一层青灰,多有衰败,像是只余空壳,勉强支撑,尤为明显的是,与生机寿元等感官较为契合的树叶都纷纷凋敝了。

  就在这时,一道金光闪现,巨大的黑影从另外方向迅速靠拢,竟比赵富贵还快上几分,正是混天大圣鹏魔王,向来以速度闻名诸天万界。

  它没损人不利己地试图拦截赵富贵,仅仅视线瞄了一眼,就准备扬长而去,直奔建木。

  嘿,想和我比飞遁,齐天大圣都不是对手,何况初入造化的你!

  本大圣当拔得头筹!

  见此情状,赵富贵手中紫电一闪,绝刀已然在握,猛地高喝出声:

  “道友,请留步!”

  煌煌电光斩出,照亮了虚暗,鹏魔王还未来得及振翅远离,就感觉四周仿佛多了重重枷锁,沉凝之意紧缚身躯,遁光当即变得缓慢,更为可怕的是,自家仿佛与那口恐怖的紫电雷刀有了阴阳相吸之感,似乎随时会倒飞回去。

  紫电生元磁!

  藉此互相吸引之力,赵富贵遁光陡然加快,眼看便要跃过鹏魔王,再次一马当先。

  可鹏魔王纵横上古,号称大圣,岂是易于,心头恼恨暗生,不知啄食过多少摩侯罗伽和龙族之属的嘴巴张开,吐出了一团黑白交错的光芒,内藏七宝,暗符八卦,上应二十四气,能逆转阴阳,将敌人化作一滩脓血。

  与此同时,头生双角的牛魔王趁两者纠缠的机会,已是飞遁而至,比流罗略快少许,然后现出法天象地之身,将四面八方尽数笼罩,手中混铁棍集聚了所有力量,以撕破坍塌虚空的气势劈向赵富贵。

  “来得好!”

  面对两位上古大圣的夹击,赵富贵不惧反喜,大喝声中,右手绝刀忽地化刚为柔落下,以雷电乃阴阳生死之枢机为源泉,衍生出了密密麻麻的刀光之网,黑白交替,不断更换,轻飘飘粘在了鹏魔王喷出的“阴阳二气”之上。

  黑兑阳,白吞阴,“阴阳二气”在刀网层层覆盖之下竟被赵富贵不断轮转地阴阳生死之道强行中和,吸入了体内!

  借此之势,赵富贵身躯暴长,亦是施展了法天象地,周身淡金,像是开辟天地的创世神人,左手握拳,将自身与鹏魔王的合力尽数凝于一点,朴实无华地击向那根混铁之棍!

  万物返虚,幽暗自生,一切像是要复归混沌,再现最初。

  砰!

  牛魔王混铁之棍倒扬,点点光屑飘落,庞大的法天象地之躯被震出了百万里开外,像是化作了一个黑点。

  力撼幼年时便闻名已久的两位妖族大圣而丝毫不落下风,赵富贵只觉身心畅快,哈哈大笑声里,借着碰撞之势,直奔清光的建木而去。

  忽然,前方水色琉璃光荡漾,出现了一尊古老又年轻的金身佛陀,正是显出了法躯的世间自在王佛。

  双手合十,声荡虚暗:

  “施主请止步。”

  眉心一枚枚不同禅味交织的金色“佛”字凸出,四周顿时变得粘稠,像是混乱的时光终于纷纷蜷缩凝固,形成舍利。

  时光之道!赵富贵心头一动,异常凝重。

  想不到世间自在王佛这活了不知几个纪元的古老佛陀竟然参悟空意,凝聚了虚幻的时光大道!

  能掌时光,方可自在!

  在大神通者里,这简直堪称作弊,光是想想七杀碑回到过去,影响敌人于弱小的神异,便可知一二!

  不愧为传说里阿弥陀佛的入道导师!xdw8

  一切都仿佛变得缓慢,赵富贵所见的场景已然模糊不清,而在鹏魔王、牛魔王、九天玄女等后来者眼中,他就像冻结在琥珀里的蚊虫,以非常缓慢的姿态前行着。

  就在这时,赵富贵头顶一朵庆云冲出,幽暗混沌,既像雾气般扩散,又如凝缩的一个点,将万事万物和所有道理尽数拉扯蜷缩于内。

  吱吱嘎嘎,四周时光长河像是被拉动的生锈车轮,透明的“琥珀”出现了一道又一道无形的裂缝。

  彼岸特征与无极印的结合当真不凡……世间自在王佛暗中赞叹了一句,金身陡然消失。

  在牛魔王、鹏魔王和九天玄女看来,只是短暂被琉璃佛光笼罩,见不到身影,而赵富贵眼中,虚幻时光长河内,世间自在王佛的身影正向着“过去”飞遁,光芒闪烁间,仿佛无法持久。

  要么不发难,一旦动手,就毫无保留,施展出了压箱底的神通!

  若是不能感应到时光长河的冲刷,都不会发现世间自在王佛曾经消失过。

  赵富贵当初用七杀碑除掉了不仁楼楼主,想不到今日要面对同样的事情。

  好在自家于仙界最上层无有弱小之时!

  赵富贵此念刚生,却见一道青色剑光分开虚无斩来,诛仙灭佛之意凝成一点,落向了世间自在王佛被琉璃净光笼罩之处。

  “道友莫非欺我玉虚宫无人?”广成子的声音远远回荡。

  紧接着,一道又一道剑光亮起,照彻了此界。

  闻言,赵富贵露出了笑意,建木共鸣的动静果然将玉虚同门引来了。

  故而自己才说“麻烦得好”!

  说起围殴,不是瞧不起佛门妖族等势力,玉虚宫还真没怕过哪家!

欢迎大家访问:菜鸟小说网
本文地址:http://www.cainiaoxiaoshuo.com/6_21169/436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