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李欢等人前方大约五十公里左右,由大祭司带领,从花旗国出发,偷越墨国国境,将“鬼鬼祟祟”做到极致,导致引来李欢他们追踪的队伍,停下了脚步,他左右看了看,把权杖插在地上晃了晃,周围的灌木荆棘,树枝上垂下的藤蔓等等自行避让:“大家休息一下,还有最后十公里。我们在这里稍作休息,还有三个小时路程,我们就能带到古代祭坛了。”

  听大祭司说了之后,他们各自找地方坐下来,如果仔细看,他们在雨林里穿梭了这么长时间,不仅面无疲态,就连衣服都没有多少被弄脏的地方。

  他们已经进入雨林将近两天,进展十分顺利,已经快要靠近那个古代祭坛了。其中有几个人适时送上马屁:“大祭司的修为越来越精深了,没想到雨林里也能走得这么顺畅。我们一起开始听到要进雨林,都以为要好好折腾一番,没想到就跟散步一样。”

  大祭司矜持地点点头。

  大祭司带领的队伍进入雨林,几乎没有遇到阻拦,这一切都多亏了大祭司。

  每当遇到藤蔓荆棘挡路,他就会用权杖轻轻一点,那些横生让人陷入绿色地狱的藤蔓荆棘,好像遇到了至高王者一样自动让开,等到印第安人的队伍走过之后,才重新不着痕迹地落下。大祭司不断驱散挡路的植物,让印第安人快速通过,这种不破坏植被,不着痕迹的通过方式,别说三十个,就算三百个来,也不会留下一点痕迹。

  这是是纯粹的修炼者手段。

  李欢不知道不奇怪,因为这个世界上有无数种奇特的修炼者手段。

  “不过总有些人冥顽不灵呢。”拍马屁的人面色不善地看着两个中年人。

  这个中年人一个五十来岁,带着黑色羽冠,他面色的确不好看,听到这句话之后,更是直接示意大祭司拿来权杖:“阁下,请给我权杖,我有一些问题,还有一些看法。”

  印第安人有个传统,大家在议事的时候,会有一个权杖,这个权杖代表发言权,只有得到这个权杖的人,才能取得发言权。而获得权杖的唯一方式,就是重复对方的话,让对方认同你,当你理解了对方的话,并得到对方的同意时,你才有权发言。

  但是,经常一个神奇的情况会出现,原本那个十分激动,着急抢话筒的人,当他复述完对方的话,并征得对方认可之后,他却无言了。为什么?因为他发现,他已经理解了对方的意思,已经无需辩驳了。

  这个方法听起来很古老,但实际上在很多大型企业里流行——很多时候我们不正是因为想要在最短的时间和最少的话语让对方明白自己的想法,结果欲速则不达,不但没有成功,反而导致了争执。回想大部争执都是因为一些误会,而误会的产生正是因为不了解对方的想法,而做出了一些错误的假设。回想自己上一次争执的时候,是否彼此都只想让对方听自己说的,而不想听对方所说的呢?到最后冷静下来慢慢沟通,才发现其实没有什么好吵的。

  大祭司想了想,面无表情地将权杖递给中年人,他抓到权杖之后,立刻语气严肃地问道:“大祭司,我们到底是干什么来的?就算我们要来找古代祭坛,为什么要偷渡?还有,这些人是什么人?”

  “古鲁安,你怀疑我不是印第安人,我还怀疑你的血统呢!”大祭司还没说话,刚刚站出来拍马屁的人声音

  立刻提高了八度:“你凭什么怀疑我?凭什么?”

  “我没有见到过有印第安人的肤色是白色的。”科特部落的中年人冷笑,然后转头看着大祭司,再次问道:“请问答我的问题。”

  古鲁安,科特部落的精英战士,是一个非常有经验的兽语者,擅长驱使各种动物协助他战斗,有“兽语者”之称,在洛杉矶大区的印第安人部落里,也是非常有名的战士——不过他的战斗力不像炼气士这么稳定,时高时低,在他驱使大批动物作战的时候,战斗力爆表,可在城市,没有动物可供他驱使的时候,就跟普通人没啥两样,总结来说,是一个需要地利类型的选手。

  在几天之前,大祭司忽然带着一群人来到科特部落,将这位精英战士抽调出来,前往墨国执行寻找祖先祭坛的任务。一开始古鲁安还觉得十分荣幸,毕竟再操蛋的印第安人,对祖先也是毕恭毕敬,况且古鲁安是一个坚定的信仰者,他觉得这是一个光荣的任务。

  不过在接下来的几天里,他感觉大祭司和他带来的人,行为越来越诡异。

  首先,大祭司带着的那些精英战士,来自科特部落的几人根本没有见过,而这位大祭司的权威只在洛杉矶大区,洛杉矶大区有点实力的人都互相认识,可他抬着那一帮看起来外表像印第安人的人,古鲁安和他一起来的另外一个精英战士,第一时间就产生了怀疑。

  其次,找祖先的祭坛,用得着鬼鬼祟祟偷偷摸摸的么——就算要秘密行动,沿途不声张就对了,用得着去偷渡?

  “他们是洛杉矶大区里其他氏族的战士。”大祭司淡淡地说道。

  “是吗?那他们是来自什么部落,那个氏族?”古鲁安追问。

  “大祭司不用回答你任何问题!”白色皮肤“的印第安人挡在了他和大祭司面前。

  “哦?什么时候印第安人的传统改变了?权杖在我手里,我竟然没有问话的资格。”中年人冷笑:“既然大祭司不说,你说也可以,你根本一点印第安人的血统都没有,我也没有在洛杉矶区看到过你出现,你到底是谁?你跟着我们有什么目的,是谁招募你来的?”

  “谁说我不是印第安人,你说我不是,我就不是了?大祭司还没说话,你有什么资格说话!”那人听完中年人说的话,一下跳起来了三米高:“你想要诽谤我是吗!?”

  这个被古鲁安讽刺的人,他当然不是印第安人,这是大祭司从花旗国找来的,隐姓埋名的暗日组织成员之一。

  “诽谤?呵呵,我们印第安人的字典里就没有诽谤这个词。”古鲁安冷笑,再次转头看着大祭司,举起了权杖:“阁下,权杖在我手里,发言权在我,我要求你立刻回答我的问题,否则我和我的同伴拒绝再跟着你走下去了,我们要返回花旗国……怎么,你没有话好说码?”

  古鲁安咄咄逼人,但大祭司却依然一脸风清云淡,反而伸伸手,示意他交还权杖。

  中年人怒气冲冲地怒视着大祭司,想了想,最终还是将权杖交还给他。印第安权杖法律是一条古老的法律,不能违背,就算再生气,也不能剥夺别人发言的权利。大祭司接过权杖,看了看四周,忽然露出了一个诡异的笑容:“你说得对,看看位置,也是时候告诉你了。”

  “什么位置……”古鲁安一愣

  砰!

  猛然之间一声闷响,一条藤蔓从树上飞射而出,直直撞在那个古鲁安的胸口,把他撞得口吐鲜血,倒飞了出去。这一下力量极大,而且撞上来的还是那种大腿粗细的老藤,撞击那一瞬间,甚至听到了他胸口骨头碎裂的声音,让人牙酸。

  古鲁安是科特部落的佼佼者,但他的战斗力都在驱使兽群上,近身作战能力不强。而且他也没想到,以大祭司这么尊贵的身份,竟然会首先出手偷袭,这一下没算到,瞬间被打成了重伤。跟着古鲁安一起来的科特部落的精英战士,眼看自己的古鲁安被打得口吐鲜血倒飞出去,一时间没反应过来,被大祭司带来的人围成了铁桶一般。

  这些人拿着黑曜石磨制的匕首,在印第安人的文化里,被黑曜石制作的武器刺死,灵魂不能升天,而是会下灼热地狱,这对信仰先祖灵魂的印第安人来说,是不可想象的痛苦。黑曜石匕首一亮出来,科特部落的人顿时明白,自己上当了。不过他们明白过来的时候也晚了,几个人几乎是瞬间就被放倒。

  黑曜石虽然不是金属,但是制作精良的黑曜石匕首,切割能力不逊于任何材料,古代人甚至用黑曜石刀做手术工具。那些杀人者似乎也不想掩饰了,伸到自己脖子里一拉,每个人都拉出一枚小小的,代表暗日组织的徽章来——有黄色,有橙色,有灰色,刚刚动手杀人的人,都是暗日的余孽。

  “这就是实话。”大祭司看着一地的血冷笑:“你想听实话么,那我这就告诉你好了……你们这帮白痴,这是暗日的计划,谁也别想阻挡。这个李欢,我必须要杀了他,你们部落,只是陪葬品!”

  “你……”古鲁安怒气冲天:“你竟然投靠的暗日……”

  在全世界如火如荼清理暗日的大潮中,虽然花旗国没受到什么影响,但这件事情传的很远,就连花旗国本土的印第安人都知道。

  “不是投靠,早在很多年前,我就是黑日徽章拥有者了……”大祭司冷笑:“叫你们来,是双重保险,那个李欢以为你们科特部落的酋长隐瞒宝藏的信息才追过来,我在这里杀了他,再留下你们的尸体,在以后甩锅的时候,能摔得更彻底。”

  大祭司的计划里,他们必须死在这里,这样李欢和科特部落的死仇就结上了,这两边一结仇,自己就被摘出去了——虽然自己在雨林里安排了一系列的后手,保证李欢大概率活不出去,为了这一点,他甚至把贩毒组织都牵扯进来了,可万一李欢活着出去,他也不好受。

  所以大祭司这一招,是两全其美,歹毒至极。

  “你不会得逞的!”古鲁安大骂:“你们的组织完了,你们也完了,你们不会有什么好下场的……你想冤枉我们没有这么简单,我们科特部落的战斗方式你们学不会!”

  “呵呵,你们科特部落号称兽语部落,战斗方式的倒是独树一帜,的确不好模仿……但我也不用模仿。”大祭司看了看左右:“给我按住他。”

  旁边两个狞笑的假印第安人立刻上来,一左一右地按住了古鲁安的手臂,使劲朝下压,几乎都要压到地面上。接着,大祭司从怀里掏出了一柄小小的黑曜石匕首,慢慢走到古鲁安的面前,将黑曜石匕首的刀锋在他脖子上滑来滑去。

  “你敢!”古鲁安顿时红了眼睛,他已经猜到大祭司要干什么了。

  大祭司要夺魂。

欢迎大家访问:菜鸟小说网
本文地址:http://www.cainiaoxiaoshuo.com/6_21145/59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