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九章最后目标

小说:锁龙人 作者:起床难 我要报错
  【书接上文,上回书说到四怪连连出手,把城中一个个神只悄悄的相继带走。不知他们真实目的的锁龙人,已经打算好了怎么寻找到他们,然后一网打尽的办法。木青冥把弟子皎云带到了圆通山上后,皎云施展了追踪术,以自己的真炁和残留在地上的微弱邪气融为一体,化为几只肉眼不可见的蛾子,开始寻踪。引出来木青冥他们,跟着皎云,很快就找到了协助四怪的两个长生道教徒的住址,但却没有打草惊蛇,悄然褪去。锁龙人们离去后不久,两个邪人也悄然上了西山。】

  细雨蒙蒙,随风歪斜。

  夜雨下,妙天乐得笑了起来,那几只环飞在皎云身边的蛾子,总是让他想起来家里飞着的,会去扑火的那些蛾子。

  皎云根本不在乎妙天的笑,只是拔出地上的宝伞再次撑开,举过头顶后转身过来,对她师父木青冥说到:“师父,这些蛾子已经融入和邪人的邪气,与其浑然一体,因此并不会被那两个邪人察觉,除非遇到师叔这种追踪高手。”。

  说罢,她看向了妙天。

  不一会,她又收回了目光,继续看向木青冥后,继而说到:“而且因为混入了邪人的邪气,就与邪人能遥相呼应。通过这点,蛾子会带着我们找到邪人的。”。

  这种新颖的追踪术,让妙天也大开眼界,也暗暗觉得皎云或许用不了多久,就会成为一个强大的锁龙人,超于他们这些渐渐老去的长辈。

  木青冥微微颌首后,道:“那开始吧,让我看看是什么邪人,居然没有在那份神秘名单上。”。

  这两个负责清理四怪痕迹的邪人,是刘洋安排在城中最成功的探子。

  他们的存在,只有长生道的少数人知道。就算是上山去找刘洋时,也是大多数教徒已经休息了,只有认识他们的那几个教徒还在站岗的时候。

  这样一来,木青冥之前得到的神秘名单上面,自然没有他们的记录。

  所以木青冥花了半个月的时间,去把他所知道的城中潜伏着的长生道邪人,挨个排查了一遍,也没有发现有和四怪有瓜葛的。

  这让他费解之后,得知一个结论,刘洋还有底牌暗藏在城中。

  现在果然还不是大举清剿长生道的时候;否则只会剩下漏网之鱼,除恶不尽,后患无穷。

  这么一个晃神的瞬间,木青冥的弟子皎云已经把头一点,然后将手一拂,带起一阵清风之时,身边的蛾子们展翅扑棱,乘风向着她身前缓缓飞去。

  额上的两个触角,一抖一抖的,根据体内邪气,追寻着邪人的踪迹渐行渐远。

  木青冥和妙天,默不作声的跟着皎云,追随着那些蛾子,朝着山下缓步而去。

  “少爷,皎云这招是把我的追踪术和妙笔的描神画鬼,融合在一起了吧?”跟在后面的妙天边走着,边若有所思的说到。

  “应该是。”木青冥点了点头,道:“不过不能描神画鬼,还原不了过完之事,只能利用描神画鬼中使邪气能遥相呼应这点,去找寻邪人。”。

  “所以就算邪人藏匿好了自己的邪气,但邪气还是在他们体内,也会产生更多的邪念,大概就是如此。”顿了顿声,木青冥又说到:“与他们残留在此地的邪气,就会遥相呼应。”。

  这还是之前皎云告诉他的,所以才决定把皎云带来。

  说话间,他们三人已经下了山,随着皎云一起朝着城南而去。

  “那赵良那边怎么交代。”这时,妙天又问了一句。

  之所以这么问,无非是找到邪人后锁龙人就要对四怪动手了。这些妖魔鬼怪是不可能交给警察去处理的,浊胎的世界是不改有这些的。

  “赵良说,他的同僚早忘了那流浪汉的事了。他也不会把此事留案存档的,所以不必担心。”木青冥淡淡一笑,不以为然道:“这事情会就这样不了了之的。再过十年二十年,除了我们都没人知道了。”。

  寂静的大街上,风雨盖住了他的话音,让这些都只有身边的妙天听到。

  “那就好。”妙天松了一口气;这样最好,否则都没法给浊胎们解释一下,为什么这个世界上有能瞬间把人吸成人干的怪物了。

  “用不了多久,我们也会离开这个城市。”沉默了片刻后,木青冥又和身边的妙天闲聊道:“到时候也没人会记得我们,没人记得这城市地下,曾经镇压着的恶龙,也没人觉得长生道邪教再次作恶过。过上百年,人们在谈起这座城市时,只怕是只会说这儿气候适宜了。”。

  “呵呵。”妙天淡淡一笑,没有搭话。

  他们锁龙人祖祖辈辈都是这样过来的,悄然到一个地方,斩妖除魔后悄然离去。这样的生活,他们早已习惯了。

  关键是不能再把他们的世界,暴露在浊胎的眼前,否则的话,夏启时代的悲剧难免又会重演。

  听木青冥那话,妙天倍感安心;这说明他到时候一定也会把赵良这个朋友的记忆,清除掉的。

  “赵良也不会记得我们吧。”但妙天最终还是忍不住开口问到。

  “是的,虽然他是个很不错的朋友,但他不是我们世界的人,还是让他过属于他的生活;这些他曾经见过的稀奇古怪,就让他都忘了吧。”木青冥说完此话,就岔开了话题,和妙天闲聊起了其他的来。

  那些蛾子寻着邪人的气息,一路向南。三个锁龙人也跟着他们,一路向南而去。

  半晌过后,身前的皎云忽然停了下来。木青冥和妙天,也跟着停下。举目向前望去,就见到那几只蛾子,停在了三丈开外的地方。

  那是一栋紧挨着南面城墙的小屋子,就在那高耸的城墙之下。木板钉成的屋子,在夜风中有种摇摇欲坠的感觉。

  几只蛾子,就停在了这间门窗紧闭,并不算太大的一层木屋的门框上。

  “蛾子不动了,邪人应该就在里面。”观察了片刻后,皎云转头看向师父木青冥,用意念传音暗中对他说到。

  这里确实不在赵良他们警察的监控范围内,屋内住的人,自然也不再木青冥得到的神秘名单上。

  而且就算是近在咫尺,木青冥和妙天都未曾感知到,这屋内有邪气的存在。

  似乎这两个邪人能用某种术或是药,很好的控制他们的一部分气息,使其内敛体内,毫无外泄。这样一来,要么除非他们施术,要么只能是刨开他们的胸腹,才能感知到他们体内的邪气了。

  当然还有另一个办法,正是皎云这招追踪术。

  体含邪人邪气的蛾子,与其遥相呼应,把木青冥他们带来了这里。

  木青冥微微颌首,伸手出去示意皎云拉住他时,另一只手也拉住了妙天。

  他们必须离开了,蛾子会留下来帮他们监视这里的一切,没必要打草惊蛇。

  在皎云拉住他的手时,木青冥运炁施术,很快他们都在雨雾中化为一片青烟,随风消散。

  就这样,三个锁龙人悄无声息的凭空消失在了雨雾里。

  屋中的邪人,自然是没有发现屋外的一切。

  风雨飘呀,天地间还是雾蒙蒙的一片。

  凉意和寒气交织在一起,随着风雨遍布城中每寸土地。那几只蛾子,静静的停在门槛上,一动不动。

  天地间的灵气,会维持着这些蛾子的生命,让它们继续留在此地,监视着屋中的邪人。

  锁龙人们离去了许久,这漫天雨丝还未停歇。小木屋的大门开启,住在里面的两个邪人披上了蓑衣,带上了斗笠,相继从门内走了出来。

  最后出来的邪人,顺手把门带上。

  门槛上的一只蛾子,转了转眼睛,注视着两个邪人渐行渐远后,扑腾几下翅膀,跟了上去。

  其余的蛾子,继续留在了门槛上,还是一动不动的。

  跟上去的那只蛾子,不紧不慢的就跟在了两个邪人身后一丈开外,飞飞停停,始终保持着这个距离。

  它跟着两个走街串巷,一路向南而行后,见两个邪人出城没有多久就向西而去。一路向西的邪人,直接走到了滇池边上,踏上了横跨了滇池东西两岸的海埂大坝,继续脚不停步,朝着滇池西岸而去。

  天黑时,才下起雨的那个时候,两个邪人见到了找上门来的鼠怪。

  鼠怪告诉他们三天之后,即将对最后一个神只,金马山的山神动手。那是四怪最后的目标。

  具体是三日后的清晨傍晚还是夜里动手,鼠怪也没有说。留下了句:“具体时间再通知你。”后,鼠怪就离开了。

  两个长生道邪人没有追上去,却在屋中纳闷了许久。

  他们之前留下了不少的证据和痕迹,但锁龙人还是没有对四怪,采取围剿行动,这让两个邪人很是纳闷。

  加上三天之后,四怪就要处决最后一个目标了。要是到时候锁龙人还是无动于衷,两个邪人就只能眼睁睁的看着四怪吃了金马山山神后,扬长而去。

  那刘洋交给他们的任务,就算是失败了。

  思前想后了半宿,两个邪人还是决定趁夜上山一趟。

  一来把四怪的行动告诉一下刘洋,而来把其他的也给刘洋说一下,问问他们的这个大教主,倒底应该怎么办?

  要是四怪就这么轻易的走了,那对长生道来说损失也不大。但是呢,自然没法引锁龙人去和四怪鏖战,彼此消耗。

  刘洋要的最终结果,是无形中引锁龙人去消灭四怪的。同时,让锁龙人们也能有所折损,最好是他们都打得两败俱伤的好。

  这样刘洋才能在接下来的数个月内,安安稳稳暗中发展。

  现在锁龙人不动,两个负责执行这个计划的邪人,自然要得赶紧去通报一下刘洋,拿个注意才行。

  否则三日后,若是锁龙人再不出动,一切就都晚了。

  却没发现身后跟着的蛾子,也没注意到蛾子见他们踏上了海埂大坝,就原地盘旋一圈后,原路折返。

  刘洋和锁龙人下一步有何打算?欲知后事如何,且听下回分解。

欢迎大家访问:菜鸟小说网
本文地址:http://www.cainiaoxiaoshuo.com/12_46635/52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