云神宗抓不到凶手,竟要向醉花楼的三位弟子开刀?

  姜陵知道这个消息之后,自然无法平静,虽然他不知道醉花楼是哪三位弟子来了红枫城,但他明白这三人一定是为了花茗而来的,那便极有可能是与花茗关系密切的兰安岐他们几人其中的三个。

  兰安岐姚白凤等人在潜风镇与自己并肩作战,在灵道大会上主动站出来为自己解围,也是可以说是有革命友谊在的,难能坐视不管。姜陵离开了酒馆,小心在城中游走,试图寻找醉花楼弟子关押的地方。

  而后便见到一行士卒押送着犯人走出了城,姜陵不敢靠得太近,隔着四条街遥遥望了过去,见到了兰安岐、安一飞和紫兮三人。

  “果然是他们。”姜陵心中沉重,却没敢紧跟上去。既然他们是想用这种几乎摆在明面上的计谋来诱出花茗,那随行的人员里必然会有神庭的高手。

  等一行人出了城,姜陵才加快速度,从北门绕了过去。

  待姜陵从侧面赶到西郊时,见到了花茗踏着红枫杀将了出来。

  “是你的风格啊。”姜陵不由感慨了一句。这简单粗暴的计谋连酒馆的店小二都能看明白,花茗没理由不知道神庭就是在等她。但她还是来了,明知九死一生,依旧义无反顾。

  因为醉花楼那三位弟子都是她心爱的小家伙,她哪怕堕入了魔道,但她的良知还没有泯灭,她的身体被死气侵染,但她的善良还没有被吞噬掉。

  眼看着小太阳炸起光辉,黑色莲花绽放花瓣,光明和黑暗的争锋开始,姜陵便绕到了枫林,然后找到了兰安岐几人,也听到了紫兮绝望之中带着期盼的话语。

  姜陵快速解开了三人身上的绳索,紫兮充满感激地看着姜陵,问道:“姜陵兄,你是特意为我们而来么?”

  姜陵没有隐瞒,说道:“说实话我都不知道你们来了红枫城,我来此是找我的师弟,也想来看看花茗师叔怎么样了,而后才听说了你们的事情。”

  “云神宗的人太卑鄙了。”一向文静优雅的紫兮也忍不住骂了一句,而后看向花茗,焦急道:“他们一心要杀死花茗师叔。”

  “快去帮忙。”安一飞揉了揉手腕,就要冲上去。

  “哎!”姜陵拉住了安一飞,而后道:“我们几个帮不上忙,现在快走啊!”

  “什么?我们怎么能走?”安一飞急切道:“师叔为了救我们,不惜犯险来到这里,现在就要被典刑司命打败了,我们要帮她啊。”

  “你也知道她是为了救你们来了!”姜陵虽然也心疼花茗,但他置身事外看得更清楚,明白此时此刻绝不应该回头去救花茗,而是应该尽快逃走。

  算上他自己,四个人虽然都堪称年轻一代的佼佼者,但对手可是典刑司命,还有云神宗九长老虎视眈眈,四人的实力加一起也影响不了战局的胜负,救不出花茗不说,还要搭上自己的性命。

  毫无疑问,神庭对醉花楼的印象已经极差,云神宗更是迫切地想踩上一脚,如果兰安岐几人敢去相助花茗,对方会毫不留情的对兰安岐几人下杀手。

  而且一旦坐实了“醉花楼弟子相助妖女反抗神庭”的事情,神庭必然会以雷霆般的怒火降临醉花楼宗门。

  兰安岐心中纠结,他也明白姜陵的意思,但是...花茗可是为了救他们才回来的,某种角度上也可以说是他们三个害的花茗不得不现身。现在眼看着师叔就要被杀死,他怎能那般狠心独自逃生。

  安一飞更加急躁,就要不顾一切去和神庭拼命。

  眼看着姜陵就要阻拦不住,花茗的声音传了过来:“兰安岐,带着你师弟师妹走!”

  兰安岐抬起头,双眸泛红地看向师叔的背影。

  光明正盛,那黑色莲花已经被寸寸吞噬,眼看着支撑不了太久。

  “我已经堕入魔道,不可能再回宗门,也与宗门再无瓜葛,你们无需管我,赶快离开此地!”花茗的声音已经有些虚弱,但她还是坚定地对兰安岐说道:“你们是醉花楼的希望,你们一定要活下去,明白么?快走!”

  兰安岐看着花茗的背影,目光都要燃烧了起来,最后他咬破了下唇,一把拉住安一飞,嗓子沙哑地毅然喊道:“走!”

  “师叔!”安一飞悲痛地呼喊了一声,泪流不止。

  “走吧,别让花茗担心。”姜陵拉住了已经哭成泪人的紫兮,强行拖着她向远处奔去。

  “回去好好修行,我是醉花楼的罪人,你们将我忘了吧。”花茗喊了一声,凝聚最后的力量,将光明又推了回去几分。

  “我们怎么能抛下师叔不管。”安一飞难以接受,额头青筋都浮现了出来,如同疯癫了一般。

  “你冷静一点!”兰安岐双眼通红,死死拉着安一飞向前狂奔。他咬牙道:“还不是我们不够强,帮不上师叔的忙,还要师叔来救我们!”

  “若不是我们被云神宗扣押,师叔就不会出来了。”紫兮也陷入了深深的自责。

  姜陵劝道:“不要这样想,这不是你们的错。是神庭和云神宗造的孽。”

  “哪里来的混小子,胆敢协助违逆神意的罪人,还敢说道神庭与我云神宗?”九长老急速奔袭而来,他眼眸阴戾,盯着姜陵怒道:“想必就是你小子杀了唐风辛和张风疾,今日终于将你也引出来了,我可是找你找的好苦啊!”

  “老东西,说话要讲证据。”姜陵骂了一声,没想到这老头把云神宗弟子的死怪到了自己头上。不过自己此时出现在此地,似乎也的确摆脱不了嫌疑。

  “杀我云神宗的人,我定要你生不如死,来祭奠我云神宗弟子!”九长老认定了这一点,歇斯底里地嘶吼一声,唤出一只身形巨大的猛虎骑在身下,全速冲来。

  花茗那妖女已经被引出,杀死唐风辛的凶手也出来了,只要将这二人杀死...不,要教这二人付出更加惨痛的代价,那自己此行就不算失败,回去还能得到宗主的嘉奖!

  憋屈了十几日,终于到了他复仇的时候了!

  九长老内心在咆哮,他骑着猛虎转眼间就来到了几人身后二十米。

  “这老东西什么实力?”姜陵一边狂奔一边问道。

  “本是玄极下境,但午夜之森中不但断了一臂,实力也有所受损,现在大约是半步踏进玄极的水平。”兰安岐解释了一声,而后发现凭几人的速度被九长老追上恐怕只是片刻间的事情。

  “也就是天变境巅峰那样了?”姜陵权衡了一下,而后道:“我拦他一下,你们跑!”

  兰安岐说道:“我帮你。”

  “你疯了,你们不能留下,只要逃回醉花楼便还有希望,若是出手对抗,只会落下把柄!”姜陵拒绝了兰安岐,示意他们快走:“我是天行者,死不了,不用管我!”

  兰安岐内心挣扎,最后感激地看了一眼姜陵,而后拉着师弟师妹继续狂奔。

  “哪里走!”九长老怒喝一声,已经迫近。

  “老东西!”姜陵转过头,抬手间灵力爆发,五条藤龙破土而出,汹涌地扑向冲来的九长老。

  九长老从灵虎身上落下,灵虎继续前冲,那斑斓猛虎面对五条藤龙依旧面露狰狞,磨盘大小的虎掌裹夹着劲风拍下,直接将一条藤龙的龙头打碎,而后另一只锋利的爪子斜着抓出,转瞬将第二条藤龙撕成两截,而后虎口一张,又将一条藤龙咬在口中,上下颚发力,将那藤龙碾成了灵力碎屑。

  眼看着三条藤龙转瞬间消失,猛虎继续撕扯另外两条藤龙,九长老冷笑一声:“地龙派的招式?用的还挺娴熟,但不过只是雕虫小技而已!”

  九长老突然往地上一拍,将潜伏在地底的那条藤龙扼杀。他既然看得出这是地龙派的手段,自然也知道这土下行龙的阴招。

  另外几位云神宗的弟子跟了上来,甚至还有巡防队的队长和副队长。

  “去追兰安岐!”九长老喊了一声:“这小贼我亲自对付即可!”

  另外几位云神宗弟子领命,片刻不停地从一旁绕了过去,追击兰安岐等人。

  九长老面对姜陵信心满满,轻蔑道:“年纪轻轻灵术便已如此精湛,倒也算是个厉害的小子。但你这本事还是差了些火候,无论你是地龙派的娇子还是别的什么人,今天就让你知道杀我云神宗弟子要付出怎样的代价!”

  “老东西还挺猖狂!”姜陵心中凝重,却并不认为自己必败无疑,他也冷哼一声:“这只大猫还挺凶。”

  “就凭你那几条小泥鳅,也想斗过我的踏虚白虎...嗯!?”九长老眼神一变,露出震惊之色。

  原本白虎以摧枯拉朽之势绞杀了三条藤龙,想必剩余的两条也不过是转眼就可以解决的事情,但此时此刻,那两条藤龙竟是将白虎死死缠住,那白虎如何扭动身子挥舞利爪,也无法破开纠缠。

  那尖锐的虎牙咬在藤龙身上,却是不能将其咬断。

  眼看着藤龙越勒越紧,那白虎力竭,再难动弹。九长老惊愕之后,看出了端疑,咬牙道:“好小子,竟是灵念双修!”

  姜陵将念力附加在了最后两条藤龙身上,那白虎一口钢牙可以咬穿藤龙,但面对身上覆盖了一层念力的藤龙,它便无法那么干脆利落了。

  “能将灵念结合的如此融洽,此等天资即便放在我云神宗,年轻一代也没有人可以比肩,这小子是什么人?”九长老内心如此自语,却转瞬间更加坚定了将姜陵击杀的决心。他漠然道:“真以为老朽几十年来的修行比不上你个毛头小子了?今日就叫你死无全尸!”

  浑厚的灵力迸发,融入白虎体内,那已经被两条藤龙死死缠绕的白虎突然扬天咆哮,身上灵躯荧光熠熠,从缝隙透射出来。

  嘭!

  灵屑纷飞,两条藤龙炸成了无数段!

  悠阅书城一个免费看书的换源aPP软体,安卓手机需googlePlay下载安装,苹果手机需登陆非中国大陆账户下载安装

欢迎大家访问:菜鸟小说网
本文地址:http://www.cainiaoxiaoshuo.com/12_46627/44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