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明光的某些人忙着在会议室里争相互喷,而林愁这儿就显得简单多了,一群无所事事的男人蹲在地上兴致勃勃的吃瓜。

  “哇哦,这爪子好白,不对,这老虎好圆...”

  “吸溜!”

  “...”

  大猫从梦境延伸中醒过来之后就发了狂,疯了似的往厨房里头钻,人家大胸姐洗了两盆盘子碗好不容易有半盆完整的,全被大猫一锅端了,这让大胸姐如何不怒?

  那可是大胸姐啊...

  光凭**力量就能和冷暴龙打个平分秋色的存在,区区六阶...

  emmmm,不能这么说,事实上是大猫在被术士大爷梦境延伸术法坑了一波,又被亲切的抚摸并薅了几根羽毛,现在的状态基本属于喘口气儿呛嗓子走走路都撞墙。

  一上一下,大猫的结局就基本注定了。

  “炖了!”

  大胸姐一把将大猫摔在老板面前,地动山摇。

  林愁直呲牙是因为这大猫打碎盘子超过了你一天洗碎的三分之一的量而让你感觉到你的职业前途受到了威胁嘛?

  林愁瞟了一眼术士,

  “说起来好久没见到你的倒霉光环发挥作用了啊,我一直以为在这儿它就会失效来着。”

  “是在你这小破山头就会失效啊,”术士狐疑道,“我这不也纳着闷呢么。”

  林愁:“...”

  于是术士乐呵呵的说,

  “没跑了,明显是它本来就够倒霉嘛,这回可不算我的锅,炖了吧。”

  林愁开始翻白眼。

  术士将林愁扯到一边,

  “我说真的,它,这只大猫,想抢我主机!”

  “???”

  “它想要那只灵魂体!我也不知道为什么,梦境延伸的时候我就感觉到了,它就是想要那只灵魂体,像渴了要喝水饿了要吃饭那样自然的想得到它,我猜它会吃了它。”

  林愁诧异。

  术士沉默了一会儿,

  “刚才赵二在这,我得防备着点,你想到了么,这只罕见的灵魂体,或许是大猫进化的契机。”

  “圣物?”林愁说,“你确定?”

  术士摇头,

  “我倒是不确定,契机而已,也许它吃一百只灵魂体才能转化成明光圣物呢,可我的主机就只有一个。”

  “明光其实不是非得要圣物吧,不是说圣物的影响不一定是正面的吗?”

  术士很罕见的没有在说话的同时用灰雾模拟表情包,他严肃道,

  “明光有黑沉海,当年为了解决没有圣物的问题,明光分离出一个海防线,归墟的副作用很大,但毕竟能使符合条件的人强大太多,这么多年过去,过分繁荣的海防线早已经看不上明光大本营了...”

  “但凡是有点智商的老家伙心思都透络着呢,都能看出来一些人打的是个什么主意,无论圣物的影响是正是负,明光和海防线始终可以算作两次机会。”

  林愁若有所思,

  “你的意思,海防线上的人在拿明光当试验田?”

  “不,明光早就是人家的试验田了,长得好的、枝繁叶茂的都会优先供应给海防线。”

  “呃...”

  “不过这和你关系不大,明光太多的人都站在你这边,黑沉海只能忍着,”术士说道,“实际上就是明光高层自己也想放手一搏收回主导地位呗,但又不敢闹得太过,这只大猫只是恰逢其时而已。”

  “鸾山和狼城的圣物都是一种虫子,早就上去和虚兽玩了,留在下面的不过就是一堆虫蜕而已,你猜明光怎么想的,虫子就已经牛逼成这样了,而咱的机会是一只大猫和小黄鸡,用屁股猜也知道肯定比虫子强啊!”

  “还能这样啊...”

  术士耸肩,

  “咋?咋就不能这样了,你还能指望那群砍怪物长大的家伙有啥啥啥特别绕的脑瓜骨么,我跟你说他们连神经都是直的!”

  林愁捏了捏下巴,

  “我还是觉得你那沉浸式游戏有搞头啊,你说我能不能在里边也开个饭馆?”

  术士喷出一大波灰雾:“???”

  林愁咳嗽道,

  “我就随便那么一说,呵呵,随便一说...”

  术士却认真了,

  “唔,好像也不是不行啊,现在明光已经把你这里的好几道菜的功效当成战略性投资了,没道理不在里边实验效果啊,说起来的话,在外面吃了产生效果再由我一个个的扫描进去好像也没有直接把菜的功效搬进去再由主机负责添加来的方便呵~”

  “但是等等,这咋收费?用啥子理由?”

  “哦嚯,我知道了,林子你在打版权的主意!”

  “你这是双标啊,是双重收费。”

  林愁嘿了一声,

  “太黑了?”

  术士一本正经道,

  “坑明光官方的钱那能叫坑么,这叫为经济活泛运转添砖加瓦!”

  “牛逼。”林愁翘起大拇指,这个理由一听就觉得很棒。

  术士眼巴巴的看着林愁,

  “那...”

  林愁大手一挥,

  “简单,再弄一只灵魂体不就结了,你那只不是说过她还有个朋友叫‘爱马仕’吗,把爱马仕抓过来充数!”

  术士挠挠头,

  “她叫黛,她的朋友叫‘包’,不叫爱马仕。”

  “哦,合着还不如爱马仕呢...”

  两个狗狗祟祟的家伙就这么达成了协议。

  “你们忽略了一个很重要的问题!”

  “卧槽谁在说话...”

  “我。”吴恪不知道从哪儿钻出来幽幽的说,“女鬼小姐姐只是说她从下面来的,你们知道她的朋友在哪儿么,她说的下面是指燕回山下面,还是指,那里?!”

  那里是哪里?

  那里还能是哪里?

  那里当然就是那里了啊!

  术士大爷激动的声音瞬间冷却了不少,

  “嘶,这个问题,我还真没考虑过啊...”

  吴恪和林愁齐齐问道,

  “真是那里的话,有难度吗?”

  术士又开始使劲挠头,

  “难度?肯定是有的...这我得试验一下才能知道...”

  林愁古怪的看着吴恪,

  “我说,你跟着激动个什么劲儿啊,你该不是对女鬼小姐姐有啥想法吧?”

  “瞎说什么呢愁哥!”吴恪呐呐道,“不打不相识知道吧,我和黛可是朋友了,特别要好的朋友!”

  术士+林愁:( ̄ ̄)~■□~( ̄ ̄)

欢迎大家访问:菜鸟小说网
本文地址:http://www.cainiaoxiaoshuo.com/12_46607/122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