勾寿道,天鸟区。

  “汪旭,你什么意思?”脖子以下变成了大树的宁德志阴沉着一张脸。天鸟区和汪家一向井水不犯河水,这么久来大家一直相安无事。却不料汪旭突然出兵,等他反应过来的时候,小弟已经有大半落入了汪家之手,自己也被团团包围。

  “没什么意思,就是想和宁兄好好谈谈。”汪旭含笑道。手下的人却依旧倒着燃油,把大楼团团包围。燃油是石油提炼出来的燃料,燃点低,温度高,钢铁都能烧的融化掉,十分可怕。

  这也是宁德志不敢轻举妄动的原因,他进化的能力是树人,什么都不怕,就怕火烧。他手下还有两百多号人,把他牢牢护在中央,脸上全是怒色。

  “你们不要一脸仇视的样子,我们是送温暖过来的。”汪旭使了一个眼色,立刻一个手下提着一袋大米丢在宁德志等人的眼前。

  这一招大大的出乎宁德志一行人的意料,面面相觑,不明白汪旭是何意,但是脸上的敌意多少减弱了一点。

  “嗯,继续。”汪旭道。

  啪,啪,啪……

  眨眼的功夫,20袋大米丢在地上,堆在一起,已经有半人高了。100斤一袋,这里就是一吨了。宁德志一行人的眼神都变了。

  和滨州道一样,勾寿道的人马也集中在几个重要的区域,剩下的区域就是姥姥不疼,舅舅不爱。天鸟区就是这样一个地方。要装备没装备,要粮食没粮食,日子过的紧巴巴。这一吨粮食对他们有着莫大的诱惑,已经不少人两眼冒光了。

  这些人聚集在一起,并非因为宁德志的人格魅力多么强大,仅仅是报团取暖。单独一个人活动,死亡率太高。但是又不想去那些大区域被管制。在宁德志这里,轻松自由,又能保命,才形成一个团体的。

  “湘水省五个道,滨州、勾寿、德州、常春和杏江,其中滨州、德州已经落入了我主之手,常春也快了,勾寿的话,也进入了5支人马,不出意外,天亮之前便能见分晓,你们如果抓住机会,还有立功的机会,否则就只能被消灭了。”汪旭的话让所有人大吃一惊。

  “什么意思?你的主人是谁?五支人马又是什么意思?”宁德志邹起了眉头,注意力从大米上移开。

  “天风省省长刘危安就是我的主人,不过很快,湘水省的省长也会是他。两天之前,滨州道内,大大小小的势力集体向主人效忠。昨天,德州也向主人臣服,明天便是勾寿了。我惦记着和宁兄还算有几分交情,所以提前过来通知一声。免得宁兄糊里糊涂被灭了,那就可惜了。”汪旭道。

  “如果不臣服呢?”宁德志沉声。勾寿道的情况比滨州道更差,情况恶劣,消息阻塞,但是刘危安的大名还是知道。

  底层的人没有消息来源,他做老大的人,多少还是有点关系,只是消息来的比较慢,很多都已经过时了。滨州道和德州近在咫尺,发生了这么重大的事情,他竟然一点都没察觉,心中暗暗吃惊。

  “冷水区的吕家因为反叛主

  人的统治,如今家族尽毁,只余下吕际仁一人只身在逃,惶惶如丧家之犬。不过他已深受重伤,想必也逃不了多久了。湘水省之大,但是却没有他的容身之所。”汪旭此言,霸气尽显。

  顺我者昌逆我者亡!宁德志等人脑海中浮现了这句话。

  “大家在乱世中,无外乎活命,跟着我家主人,有吃有喝。尽快加入进来,还能立功。不怕各位笑话,我当初见到我家主人之时,也是不愿意被人领导的,和诸位的想法一样的。但是见到了我家主人领导下的平安大军,我立刻改变了主意。”王迅又道。

  “还请汪兄告知。”宁德志问。

  汪旭心中一喜,知道宁德志的态度松动了,表面依旧平静:“平安大军大约还有10%的青铜级别的进化者——”

  宁德志的手下听到这里,脸上露出轻视,他们这里,实力最低都是白银级。

  汪旭仿佛没有看见他们的表情变化,继续道:“他们是最早加入平安大军的人,因为天赋或者其他原因限制,境界提升慢,但是战斗力远超普通白银级。”注意到宁德志的手下脸上的不信,他也不解释,语气平淡:“平安大军的主力是白银级,黄金期的数量占比10%。平安大军有多少我不知道,但是来湘水省的有12万。”

  宁德志以及手下无不勃然色变。%就是1.2万,1.2万的黄金级,这是什么概念?他们是天鸟区最大的实力,黄金级加起来才11个。这也是他们引以为傲的地方。

  “骗人,怎么可能有这么多黄金级高手。”一个手下忍不住出声。

  汪旭微微一笑,打了一个手势,立刻有一队人马从外面进来,10个人,露了一个脸就出去了。却让宁德志一行人浑身发冷。

  10个人都是黄金级高手,境界仅仅低于宁德志,却高于其他任何人。最令人不安的是他们全部穿着普通人战士的衣服。高手都有尊严的,他们不认为汪旭在做局,这太低级了。只能说明一点,汪旭说的都是真的。

  汪旭见到这些人的士气已经低落,知道时机差不多了,真诚道:“宁兄,不是我来的冒昧,而是时间不等人,我家主人已经承诺,只要我拿下天鸟区,天鸟区以后就归我管理,你也清楚我汪家人丁稀少,诺大的天鸟区,以后离不开诸位的帮忙。”

  “汪兄的时间不等人是何意?”宁德志盯着汪旭,眉头邹的很深。汪旭的每一个消息都让人心神大乱。

  “不久之后,又有大股丧尸出现,估计还会有深渊怪物趁机偷袭,我家主人不想因为人类内部的事情拖累了心思,所以打算5天的时间统一湘水省,现在已经过去两天了。我们一些人是打前站的,先礼后兵。但是如果道理说不通,就只能开战。平安大军就在后面。”汪旭道。

  “五天?”宁德志到抽了一口冷区,不能置信道:“赶路都要一两天吧?”

  “我一开始也怀疑,但是我现在相信他们能做到。”汪旭坚定道。

  “诸位意下如何?”宁

  德志看着已经没了战意的手下,知道除了投降,没有第二条路可走。

  “旦凭大哥做主。”手下齐声道,或许有些犹豫不决或者不愿意的,但是被携裹着说出违心之言。汪旭自然看见了,也不担心。这样的人或许会弄出一些动静出来,但是翻不起来浪了。对付这样的人,他有的是手段。

  “以后还请汪兄多多关照!”宁德志恢复了人身,双手抱拳,低下了高贵的头。

  “好说!”汪旭露出了笑容。

  ……

  和园区,与天鸟区相连。

  “……贱骨头,奶奶的,气死老子了,王八羔子,老子好生相劝,你他妈的当耳边风,现在老子生气了,又跪地求饶,真当自己是一棵菜吗?要不是我家主人说人类稀少,能不杀就不杀,老子一巴掌拍碎了你的脑瓜子,跟西瓜一样,稀碎!”张麻子手上挥舞这一根不知道从哪里找来的鞭子,一边骂,一边抽鞭子。

  跪在地上的是和园区最大的扛把子,蛇哥。被抽的浑身鞭痕,却一动不动,脸上还陪着笑脸,唯恐张麻子下死手,真把他脑瓜子给打碎了。

  刘危安有感于湘水省人数太少了,为了避免伤亡,下了先礼后兵的命令,能不动手,尽量不动手。其他人口才便给,兵不刃血就拿下了目标。张麻子信心满满,结果遇到了蛇哥。蛇哥看见张麻子好说话,以为他虚张声势,二话不说,直接开打。

  结果自然是找虐,蛇哥找虐不要紧,要紧的是这一打挂了好几百人。乱世之中,几百人的伤亡不算什么,几千人都冒不起一点水花。但是几百人和边上其他几路人马的十几人甚至零伤亡相比,差距就很大了,对比明显。

  张麻子明白,拿下了和园区,刘危安肯定是不会惩罚自己,但是死了几百人,功劳怕是也没有了,这就是他生气的原因。平安大军的军功苛刻他是听说了的,对待嫡系都如此,他们这些后娘养的,自然不敢有其他的奢望。

  蛇哥哪里知道这些内幕,打又打不过,说理,张麻子现在不说理了。他只能忍着,谁让小命捏在对方手里呢。

  ……

  一抹璀璨之极的雪亮刀芒冲天而起,刹那照亮黑夜,方圆数千米的人无不感到心神一紧,仿佛被毒蛇舔了一下,浑身的皮肤不由自主颤栗起来。

  刀芒一闪而逝,快到极致,但是在视线里面残留的时间却不短,好几秒钟,众人的视线才恢复正常,看清楚台上的情况,一个个面如死灰,如丧考妣。

  接近两米高的伟岸身影,一双拳头打出一方天地。此刻,脸上的桀骜不驯看不见了,取而代之的是惊容和不能置信。

  “拔-刀-术!”

  一缕细密的血痕从眉心溢出,刹那扩大,伟岸的身影说完最后三个字,直挺挺倒地,生机已绝。他一死,战斗随即结束。

  李恶水收刀飘然而去,赶往下一个战场。

  天空放明之时,湘水省治下五道,有四道入刘危安之手,仅剩杏江一道。

欢迎大家访问:菜鸟小说网
本文地址:http://www.cainiaoxiaoshuo.com/12_46575/885/